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
網站首頁 / 資訊中心 / 行業信息

人民日報:斷流近30年,生態輸水20年,沙漠再現綠色走廊 塔里木河重生記

發布時間:2019-09-05 來源:信息來源: 辦公室 閱讀次數:482
[字體:  ]

斷流近30年,生態輸水20年,沙漠再現綠色走廊

塔里木河重生記

本報記者 王 浩

《人民日報》(2019年08月28日 01版)

  沿著塔克拉瑪干沙漠邊緣,塔里木河一路奔騰。沿河兩岸,胡楊如簇郁郁蔥蔥,紅柳似火明艷濃烈,旖旎風光令人陶醉。

  難以想象,這里曾是另一番樣貌:作為我國第一大內陸河,塔里木河從上世紀70年代起斷流近30年,綠色走廊瀕臨消失,塔克拉瑪干沙漠與庫木塔格沙漠幾乎合攏,沙進人退,生態告急!

  塔里木河生命必須挽救!20年連續20次生態輸水,已有77多億立方米汩汩清水注入下游,讓這條新疆各族人民的“母親河”重煥生機——塔里木河告別斷流史,尾閭臺特瑪湖形成500多平方公里的水面和濕地,下游植被恢復和改善面積2285平方公里。清水長流,胡楊活了,濕地綠了,百姓富了,大漠上書寫下一幕幕綠色傳奇。

  輸水暢其流——

  生態水成“救命水”

  “消失幾十年的湖泊回來了!”站在塔里木河尾閭臺特瑪湖岸邊,塔里木河流域管理局副局長吾買爾江·吾布力感嘆。夕陽余暉下碧波蕩漾,鷺鷥翩翔,清風拂過激起陣陣漣漪。

  艾合買提·阿布拉也回來了。離開家鄉多年后,他趕著幾百只羊,重返海子環繞、牧草肥美的村子。

  艾合買提·阿布拉的家鄉是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若羌縣英蘇村,就坐落在臺特瑪湖畔。“聽老人講,過去胡楊林密得像門簾,水面望不到頭,村民劃著卡盆(船)捕魚,一網下去,就能收獲滿滿。”但在他的兒時記憶里,臺特瑪湖是個裂紋密布、黃沙漫天的鹽堿殼。沒水生計難,村民沿著上游去“追”水,艾合買提·阿布拉也無奈搬到幾百公里之外。

  這是一個無奈的現實:上世紀70年代,塔里木河從尾閭開始,一截一截地干涸,下游河段斷流長度達近400公里……“斷流,更多原因是無序開發。”吾買爾江·吾布力分析,曾經“上游有水猛開荒,中游兩岸亂開荒,下游年年鬧饑荒”,沿河大小引水口上百個,搶水、漫灌,浪費十分嚴重。

  2001年,國務院正式批復《塔里木河流域近期綜合治理規劃報告》,通過水資源的統一管理、調度和優化配置,將擠占的生態用水還給河道,改善下游生態環境。

  生態輸水久久為功。2000年首次應急輸水。數年后,應急輸水轉向永久性輸水。2017年,大西海子斷面下泄水量達到歷史最高,累計輸送生態水12.14億立方米。今年8月16日,新一輪塔里木河下游生態輸水正式啟動,這是第二十次生態輸水,也將是生態水第十五次到達臺特瑪湖。20年來,平均每年下泄生態水4.05億立方米,超過規劃確定的年均3.5億立方米的目標。

  保障生態輸水,水利基礎設施支撐不斷加力。“打通河庫湖渠,輸水實現上下游、干支流互濟,塔里木河水資源空間分布更加均衡,流域綜合治理能力全面提升。”塔里木河流域巴音郭楞管理局局長馬玉其說。

  有水煥生機——

  解渴水變“致富水”

  20年生態輸水,為塔里木河流域帶來了什么?

  生態改善了,草木婆娑、飛鳥翔集的風光重現。

  “又有一棵胡楊發了新枝。”若羌縣齊文闊爾林管站護林員艾伯·亞生每次巡林,總有欣喜的發現。“以前河道干干的,一棵棵胡楊枯死,看著都心疼。”

  生態輸水,胡楊復生。站在燦木里克生態閘處,下泄的激流翻騰著白色水花,向廣袤的林區奔去。“生態閘是專為胡楊‘解渴’設置的,每年可根據來水情況,為胡楊林保護區補水。”干流管理局辦公室主任肖玉磊說,像這樣的生態閘,塔里木河有78個,通過引水漫灌、抬升地下水位,胡楊林20年恢復新增面積79.5萬畝。

  “不僅僅是胡楊,蘆葦、紅柳、狗牙根草、駱駝刺的身影也越來越多。”尉犁縣林草局副局長阿里木·沙吾爾說,據監測,流域內物種多樣性不斷增加。

  生活舒心了,越來越多的農民喝上“放心水”。

  庫車縣塔里木鄉阿合庫勒村地處沙漠邊緣,吃水一直是大難題。“雖說離塔里木河不遠,但過去水量沒保障,村民只能打深井,水又苦又澀。”村民買買提·卡迪爾說, “如今村里通了自來水,水龍頭里的水又甜又干凈,做飯、洗澡都方便!”

  流域地表水、地下水有效恢復,政府積極打井、建窖、延伸管網,改善農村生活供水條件。在柯坪縣,實施農村飲水安全工程,受益總人口近6萬人。喀什地區巴楚縣啟動城鄉飲水安全工程,38.83萬城鄉居民的飲水安全問題得到解決。

  產業變綠了,發展鄉村旅游,更多人吃上“生態飯”。

  內陸河、流動沙漠、胡楊林區……美景匯集在尉犁縣羅布人村寨,當地政府扶持開發4A級景區,每天平均接待游客上千人次。

  村民阿不冬辦起了農家樂,每天能掙上幾百元。墩闊坦鄉墩闊坦村村民艾合買提·亞森是建檔立卡貧困戶,他如今在景區打工,每月工資有2600多元。

  越來越多的好風景變成致富產業。在阿克蘇地區,采摘觀光、醉游胡楊、大馕制作等旅游項目深受游客歡迎。巴楚縣傾力打造紅海景區,直接解決就業200余人,間接帶動就業2000余人。

  水之變,引發了生態環境、產業發展和生活方式的全面蛻變。“塔里木河治理成效顯著,不僅有效遏制了生態退化,更促進了流域內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的協調。”吾買爾江·吾布力說。

  節水促長遠——

  輸水線成“發展線”

  塔里木河有了水,但怎么才能長流水?

  生態輸水,不能一“輸”了之。在塔里木河流域,堅持節水優先,綜合治理,以新的用水方式推動發展方式轉變。

  科學用水,節水農業興起。

  河道干涸,黃沙漫天,惡劣的生存條件,讓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二師塔里木墾區一度決定搬遷。2009年,當清水再次流淌時,墾區下定決心發展節水農業。

  “以前一季大水漫10遍地,一畝棉花用上千立方米水,產量只有300多公斤,不值!”三十一團六連連長周先明說,如今采取高壓滴灌,小水勤灌,節水40%左右,每畝產量增加100多公斤。

  “紅線管水”,制度網絡越織越密。

  塔里木河流域完善流域法規,加強水資源統一管理,落實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,實施退地減水,開展地下水壓減行動……一系列強監管措施,使得用水總量得到控制。近三年,塔里木河流域年平均用水量為152.7億立方米,率先達到2030年的用水總量控制指標。

  鐵拳治水,加強監管力度。

  在庫爾勒市包頭湖農場,一根水泥樁立在土包上,走近一瞧,上面貼著二維碼,手機掃描結果顯示,這里是有關部門填埋的第55眼機井。“查封一眼,記錄一眼,機井主人、地理位置等信息可隨時查看,方便群眾監督。”庫爾勒市水利局局長卡德爾江·亞生說。截至目前,流域累計填埋非法機電井3194眼,拆除非法取水泵716臺、泵房181座、涉河建筑和引水口206處,減少非法地下取水量1.6億立方米。

  鐵腕治污,還塔里木河一泓清水。2019年6月底,流域內完成入河、入湖排污口封堵,完成排污企業污水處理設施提標改造,實現廢污水達標后就地中水利用,禁止排入河湖管理保護范圍。

  綜合治理,讓塔里木河從有水流到水長流。與2000年相比,塔里木河流域1年的節水總量相當于26座天山天池的蓄水量。全流域實現了“水流到臺特瑪湖,塔里木河干流上中游林草植被得到有效保護和恢復,下游生態環境得到初步改善”的規劃目標。

  從斷流到復流,再到生態環境大幅改善,塔里木河之變,是對建設節水型社會的有益探索,是對生態文明理念的生動詮釋,更實現了人與自然從征服對抗走向和諧共生。

作者:    責編: 楊柳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描写排球比赛的场面